以琛已经站起来冷着脸走了出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4
  • 来源:美国黑寡妇一级毛卡片

  以琛已经站起来冷着脸走了出去。苏敏遥遥看清那个站在马路边女子的脸,眼睛都直了,再听清楚向恒的话,转头问老袁:“老婆?什么意思?”老袁嘿嘿地笑:“老婆就是老婆,不是女朋友。”年轻的女老师疑惑地看着苏敏,大概意思是说怎么人家都结婚了你还给我介绍?苏敏有苦难言,狠狠瞪了老袁一眼。远处以琛拉着赵默笙的手走在前面,一过马路立刻松开,站在花坛边不知道说什么,看他的气势,以及赵默笙越垂越下的脑袋,大概是在训人。“真怀念。”向恒镜片下的眼睛微微笑起来。好久没见到这种场面了。以琛大学的时候少年老成,处事圆熟,很少对什么人发火,惟独对赵默笙,做错了事往往会训个老半天。“居然还是她。”苏敏摇头,不知道自己该为这个师弟高兴还是不值,“当年我们法学院那么多才女佳人,喜欢他的不知多少,偏偏他找了一个别的系的,我说你找别的系也弄个系花啊什么的,才配得上法学院头号才子的身份是不是?偏偏还是个各方面都没什么特别的。”当年赵默笙缠着何以琛的时候,法学系的人大多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这场追逐。没人相信何以琛会接受这个女生,毕竟他拒绝过条件更好的人。所以后来何以琛带着赵默笙上课上自习的时候,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到,恐怕其中也有不少女生暗暗后悔自己怎么没积极一点。后来赵默笙去了美国,何以琛恢复单身,有些新生的热情程度比当年的赵默笙有过之而无不及,而何以琛总有办法在两三天里打发掉。有一次苏敏忍不住说:“你讨厌别人缠你?当初赵默笙你怎么不讨厌?”话一出口苏敏就后悔了,太莽撞了,所以连忙打个哈哈带过去,根本也没想到何以琛会回答。“那不同。”那时候的何以琛这样说,寥寥的三个字,很平淡的语调。苏敏想不出不同在哪里,也许是——他给赵默笙机会缠他,却不给别人机会。听着她的话老袁难得说句正经的:“这种事情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你管这么多。”说话间以琛和默笙已经过来,以琛仍然绷着俊颜,默笙大概被骂惨了,跟众人打招呼的声音也低了许多。默笙曾是系办的常客,自然认识苏敏,见到她微微笑了一下:“师姐,你好。”苏敏勉强“嗯”了一声,刚要说什么,就被一声惊喜的呼声打断。“mrsin!”响亮而热情的呼声让本来略显嘈杂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,不标准的英文让人发噱,然而被众人瞩目的富态中年男人却毫无自觉,满脸惊喜地穿过大厅跑到僵立的默笙面前。“mrsin,应太太。”中年男人激动得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,“没想到在这里看到您,这次您和应先生一起回国的?我是大商公司的董事长林祥和,您还记得不记得,呵呵呵呵,去年在美国承蒙您和应先生招待,这次您们贤伉俪回国,怎么也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。”默笙已经呆住了,手脚一片冰冷。眼前这个中年发福的男人她还有印象,他和应晖的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,去年他来美国时,应晖曾在家里设宴招待过他和他夫人。可是,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?最差的时间,最差的场合。默笙感觉到老袁等人怀疑又惊讶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,她已经没勇气去看以琛的表情。刚刚才有一点点的幸福起来的感觉,那么微弱,立刻要消散了吗……害怕的感觉一点点扩散到身体每个角落。然而下一刻,却有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手。这只手,刚刚还带着怒气把她拉过马路。现在却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,紧紧地握住了她。默笙缓缓地转首,以琛正看着她,眼底一片痛楚的坦然。他……已经猜到了吗?果然。默笙听到以琛清晰而冷静的声音,“很抱歉,她现在已经不是……”“你认错人了。”未完的话被默笙飞快地打断,以琛顿住,眼中闪过一丝不解。默笙轻轻挣脱他的手,向林董重复了一遍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声音出奇地镇定。尽管知道早晚要面对那桩婚姻,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,也不是在以琛这么多朋友面前。以琛或许能忍受,她却不愿意他因为她的过去而被别人指手画脚评头论足。以琛一向是那么傲气的。“认错人?怎么会,呵呵,应太太别开玩笑了,呵呵。”林董讪讪地打着哈哈,有点尴尬,可是又不愿意离开。僵持间,酒店的门被推开。侍者整齐划一的“欢迎光临”声和来人不可小觑的排场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一大群人的簇拥下,一个正值英年的俊伟男子走了进来,名贵的手工西装提在手里,步履间气势而从容,大堂璀璨的灯光照在他身上,更增一份尊荣显要。苏敏眼尖地注意到其中有c大的一把手,不由多看了两眼,不知道走在中间的男子是什么来头,能让学校领导这么巴结。林董这时却欣喜地叫起来,激动地挥着手:“应总,应太太在这里!”这一声“应总”让苏敏在电光火石间想起一个人——应晖,soso总裁,给学校捐了一栋楼的那个。林董声音响起的瞬间,应晖已经停下脚步转头向他们看来,身边的一群人也跟着停下。他立定了几秒,剑眉一扬,然后笔直地向他们走过来。好像根本没看见一边已经无法反应的默笙一般,应晖走过她径直客气地向林董客套:“原来是林董,正想说明天去拜访你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。”林董受宠若惊地说:“哪里哪里,见到应总才是三生有幸。哈哈,应总,这是应太太吧,刚刚应太太还硬说我认错了人。”他指着默笙。应晖随意地瞥了默笙一眼,然后大笑:“是有点像,不过我太太在瑞士度假,林董你眼力不行了啊。”“啊?啊?”林董怀疑地瞥了瞥默笙,嘴里却连忙说,“是啊是啊,我现在看看的确不大像。”说着连连向默笙鞠躬。“不好意思认错人了,小姐,不好意思。”默笙垂眸,微微地摇头。“相请不如偶遇,林董不介意的话,不妨和我们一起用个便餐。”“当然当然。”话语中应晖偕林董渐渐走远。默笙抬头,以琛正面无表情望着应晖离开的方向,深幽的眸子中情绪难解。察觉到她不安的目光,以琛收回视线,低头和她说话,语调竟比刚刚在马路边训她还要温和许多。当然,还是有点严肃。“好好想想回家怎么写检讨。”

猜你喜欢

次rì,李天成和严立三在办公室探讨军队建设问题,谭建业处理工厂事务去了

次rì,李天成和严立三在办公室探讨军队建设问题,谭建业处理工厂事务去了。“严立三,士兵训练得怎么样了?”李天成有几天没见到严立三了,他们有时各忙各地,严立三的个子比去年也稍稍长

2020-02-18

在枪口下,威尔逊和英国水兵纷纷投降,被拉到了木船上,一个个像落汤鸡一样。

在枪口下,威尔逊和英国水兵纷纷投降,被拉到了木船上,一个个像落汤鸡一样。威尔逊彻底栽了,躺在船板上大口喘着气、吐着水,脑子里满是疑问,心想这群头上戴着古怪的铁壳子,身上穿着新异

2020-02-18

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等工厂上了正轨,业务扩大了,我要好好犒劳一下你们,给你们加薪水

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等工厂上了正轨,业务扩大了,我要好好犒劳一下你们,给你们加薪水。”李天成此时心情大好,顿时拍胸脯对工人们说道。“那就托厂长的福啦,我们等着这一天呢。”工人们

2020-02-18

嘿嘿,你鸡动了,你一鸡动就会顾左右而言他,看来,我们的林妹妹有危险了

嘿嘿,你鸡动了,你一鸡动就会顾左右而言他,看来,我们的林妹妹有危险了。”王文嘿嘿笑着说,“对了,还没问你,有没有林妹妹的消息?当然,如果没有的话,哥还是支持你移情别恋的,别整得

2020-02-18

呵呵,只有小女孩才会这般单纯,向往着这般美好的传说

呵呵,只有小女孩才会这般单纯,向往着这般美好的传说。当然,如果不是恋人,那就是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爱恋的老人们说的。不过这两者说这话的时候,心中所想的肯定是不同的。前者是向往,后者

2020-02-18